她被称为“建筑女魔头”是北京大兴机场的设计者66岁早逝

如果说真正厉害的建筑师经常免不了被人模仿的命运,那么堪称奇才的建筑大师却是从来无人模仿,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被人理解的。

常言道,天才与疯子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梵高作为一位被后世景仰的画家,在当时的时代却不大为人们所接受,被人们认为是“疯子”,但却为后世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名画,其中就有《割掉耳朵后的自画像》。

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说,在当时也被认为是疯子,同时,由于触犯了当时罗马贵族的利益,打击了教会的宇宙观,他的这一学说得到了权势的强烈,使得他后来只得带着遗憾与世长辞。

而在这之后,意大利哲学家乔尔丹诺·布鲁诺,由于坚定地捍卫哥白尼当时被讽为疯狂的日心说,却死于熊熊烈火之下。

古往今来,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不幸的是,这些故事里面的天才,往往都要等几百年以后才得以含冤昭雪,被后世所推崇;但幸运的是,是金子总会发光,被人们发现并得到应有的对待,只是时间的事。

就像是被称为“建筑女魔头”的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她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普里兹克奖的女建筑师,为建筑业做出了卓越贡献的她,却在六十六岁就离开了人世,这个她热爱着的世界。

扎哈·哈迪德出生于伊拉克一个较为富裕的开明家庭,父亲是一个著名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一名实业家,母亲也是一位十分好强的女性,这样的家庭带给扎哈·哈迪德的,是孜孜不倦地坚持,是源源不断的灵感,也是特立独行、标新立异、大胆出挑的设计风格。

十一岁那年,扎哈偶然从一位邻家大哥哥那里,学习到了一些有关于建筑学的知识,她对此惊叹不已,仅仅是由一些简约单一的线条,却组成了如此丰富多样的建筑。

由一张薄薄的设计图纸,却能最终得到一栋如此巨大的艺术品,人们在这样的艺术品中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回穿梭,不断地给它注入生机,这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事啊。小小的扎哈,立即被这件在当时的她看来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吸引了。

回到家中,她便迫不及待地对父母亲表达,自己想要学习建筑的心愿,想要通过自己的双手获得美丽的“艺术品”。

而在当时的时代,建筑业早已被男性所霸占,女建筑师也只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父母亲知道女儿的梦想很艰难,但是看着女儿坚定的眼神,他们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他们相信,万事万物都是向前看,时代在进步,没有什么事情是实现不了的。

之后,扎哈一家移民到了纽约,这也使得她正式获得了前往学校深造的机会。她开始努力学习理论知识,对建筑的狂热不减当年。

与此同时,她开始设计建筑图纸,并希望自己的图纸能得到采纳,但现实是残酷的。在她四十一岁之前,她的所有设计作品,竟没有一个是成功建造出来的,也许是因为如此,她的建筑设计也被人嘲笑做“纸上谈兵”。

正所谓天才大都是不被人理解的,扎哈的设计风格大胆前卫,标新立异。于是自然而然地也就出现了许多质疑的声音。

喜爱她的人夸耀她的想象力卓越超群,可讨厌她的人却讽刺她的作品为了创新而创新,就像一坨面团被随便揉搓了几下,被摆在那里,也破坏了城市本身的和谐。

一些发达国家傲慢不已,不愿意接受她,认为她的风格太过疯狂。于是辗转之间,她回到了阔别二十年的中国。

二十年前,她曾在香港参加某设计比赛,并阴差阳错地拿到了比赛的第一名;二十年后,中国早已不是那个保守的中国,它向扎哈敞开了大门,不仅热烈地欢迎着这位前卫大胆的女建筑师,也有着容纳新兴建筑的雄心壮志。

扎哈于是得以在这片土地上大展宏图,她对这片友好而敞开胸怀的土地也有着独特的情愫。一栋栋建筑拔地而起:北京大兴机场、广州大剧院、南京青奥中心,在她的手中,像橡胶泥一般变幻莫测,大胆前卫的建筑物又像是被疏通了脉络,在她手中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面对质疑,她回答到:“我从不相信有所,这取决于总体的规划,而不能是断章取义。”也许正是有着这样一种难以被人企及的抗压能力,才得以使她熬过了几乎快要绝望的四十一岁。

因为在那之前她没有任何一个作品被建造出来;得以使她扛住了外界的质疑和诋毁,并成功地在建筑师行业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尽管她来自伊拉克,尽管她不是白人。

扎哈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追求创新的人,她始终向前看,从不回头。对于古建筑的态度也是如此。她说:“我们不能以新事物的发展停滞作为代价,去保护旧的东西。”

而在把古文物作为文化瑰宝的风潮中,她毫不畏惧地与其他所有人站在了对立面,大胆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她的真性情大多显露于此。

扎哈曾经接受过一个访谈,访谈中,女主持人问她,她既然已经把建筑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那有没有想过,过一个正常女性会过的日子的可能性,比如结婚,生子,拥有爱情和属于自己的小家。

思索片刻之后,扎哈回答,她认为那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但是她没有让这件事发生,因为相比爱情,建筑更让她心动。纵使这一切没有实现,但是她不后悔。

也许真正的术业有专攻的天才,都会由于对事业的痴迷而失去某些东西吧。毕竟要做到与正常人不同,就必须得舍弃一些正常人视为理所应当的事物,这就是万物守恒定律。然而嫁给事业,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呢。

就像扎哈说的那样:“人们若只是抱怨的话,会显得很荒唐,因为现在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时代。”她不仅热爱工作,热爱自己的事业,还热爱着这个世界,这个曾经对她妄加批判的世界。扎哈的骨子里,也是个温柔而积极的人。

2016年3月31日,这位女天才建筑师不幸死于迈阿密的一家医院中,死因是心肌梗死,享年六十六岁。也许是大部分天才都经历过的,她死后,人们才充分意识到她的价值,并惋惜到:“也许是上帝要造房子了,才要从人世间带走这位建筑鬼才。

扎哈的一生,不仅是一个卓越建筑师的一生,同时也是一个优秀独立的女性的一生,是一个不断进步,不断超越的一生。她有着抵抗舆论的定力,有着坚持自我的自信,更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设计师的灵魂。她留下的建筑们,都是她存在过的证明。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