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再遭减持:年内4名股东累计减持862%股份、股价已腰斩半年净利降四成

原标题:拉卡拉再遭减持:年内4名股东累计减持8.62%股份、股价已腰斩,半年净利降四成

拉卡拉公告显示,公告之日起三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股东天津台宝南山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台宝南山”),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拉卡拉股份不超过260.66万股、比例为0.33%。减持后,台宝南山持有的拉卡拉股份将出清。

同时,其第三大股东孙浩然也计划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拉卡拉股份不超过 780万股,即不超过拉卡拉总股本比例1.00%。

拉卡拉支付成立于2005年,为第三方支付公司,主要业务包括支付业务、科技服务业务;2019年4月,拉卡拉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成为第一家登陆A股市场的第三方支付企业。

2022年4月,上市满三年的拉卡拉迎来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解禁,解禁股占总股本比例达51.73%。一个月后,拉卡拉即迎来首轮股东减持,彼时的第一大股东联想控股、第三大股东鹤鸣永创齐齐公告减持。

2022年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 3.31 亿元,同比减少39.99%;截至9月30日收盘,拉卡拉现价13.68元/股,日跌1.87%,年初至今累跌52.86%。

据拉卡拉最新半年报,截至6月末,孙浩然以4.85%的持股比例位列拉卡拉第三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持股26.17%的联想控股,第二大股东为孙陶然、拉卡拉董事长,持股6.91%。同时,孙陶然、孙浩然为兄弟关系。

此次减持后,孙浩然的持股比例将降至3.85%,但仍为拉卡拉的第三大股东。

除减持外,孙陶然、孙浩然还在近期频繁质押其持有的拉卡拉股份。仅2022年,拉卡拉便已为二人出具三份质押公告。

据9月28日最新公告,当前,孙陶然累计质押股份3779.68万股,占其所持拉卡拉股份的68.41%,占拉卡拉总股本的4.72%;孙浩然累计质押股份3110万股,占其所持拉卡拉股份的80.08%,占拉卡拉总股本的3.89%。

值得注意的是,质押股加上拟减持股上限数量,合计股份已经超过孙浩然当前持有的拉卡拉股份总额。这或意味着,孙浩然部分质押股份也将被减持。

此外,拉卡拉2022年的三份股东质押公告中,“质押用途”均为“补充质押”。背后的原因可能与拉卡拉连连下行的股价有关。当股票下跌造成质押的价值不够所贷到的款项,必须补充质押股票给放贷的银行或出借资金的一方。

截至9月30日收盘,拉卡拉现价13.68元/股,股价年初至今累跌52.86%。2019年IPO时,拉卡拉发售价为每股33.28元。

不只是孙浩然,自从4月29日拉卡拉IPO 前股东持有股份解除限售后,联想控股、鹤鸣永创及部分拉卡拉高管便纷纷披露减持公告、着手套现。

4月28日晚,拉卡拉公告,第一大股东计划减持拉卡拉支付不超过4679.132万股,即不超过其总股本比例6.00%;时任第三大股东鹤鸣永创计划减持拉卡拉支付股份不超过1003.68万股,即不超过总股本比例1.29%。

6月17日,鹤鸣永创表示其减持计划已完成,减持均价18.16元/股。按此价格计算,此次鹤鸣永创约套现1.82亿元。

同日,联想控股减持进程为已完成减持共计2.03%的股权减持,其中1.03%股权减持均价为16.96元/股,另1%为18.42元/股,约完成套现2.79亿元。截至公告日,联想控股尚持有拉卡拉26.95%股份。

此外,据拉卡拉支付招股书,2010年12月,拉卡拉进行第一次增资,注册资本由100万元增加至7043.89万元,其中联想控股增资1.8亿元,2738.76万元进入注册资本。

历史资料显示,2019年度,拉卡拉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8.06亿元,同比增长34.5%。2019年度拉卡拉利润分配政策为每10股派息20元,现金分红总额约8亿元;即现金分红总额占当年净利润的比例约为100%。

2020年度,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31亿元,同比增长15.43%。2020年度拉卡拉每10股派息10元,现金分红总额约7.8亿元;即现金分红总额占当年净利润的比例约84%。

2021年,拉卡拉净利润持续高增,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83亿元,同比增长16.31%。但2021年,拉卡拉并未进行分红或转赠,而选择了股票回购。

据后续公告,拉卡拉在2021年1月11日至2021年4月12日期间,通过股票回购专用证券账户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回购股份2016.5万股,占总股本的2.52%,最高成交价为31.22元/股,最低成交价为27.4元/股,成交总金额为5.999亿元(不含交易费用)。

在2022年半年报披露之前,拉卡拉曾连续7年归母净利润增速超过15%。但2022年上半年,拉卡拉出现业绩波动,实现营业收入30.10亿元,同比减少8.66%;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3.31亿元,同比减少40%。

半年报中,拉卡拉直言,“2022年是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公司经营面临的形势最为复杂、经营压力最大的一年。”

对于利润下降的主要因素,拉卡拉总结为一是公司继续保持对渠道的扶持让利,渠道专业化服务费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上升,导致支付业务的毛利率下降;二是高毛利的金融科技业务收入同比减少 40%。

具体来看,拉卡拉支付业务收入25.55亿元,同比减少13.34%;毛利率25.3%,比上年同期减少4.24%。

实际上,拉卡拉支付业务毛利率下行时日已久。2020年,其支付业务的毛利率为32.85%,已较2019年下降8.86个百分点;2021年,支付业务毛利率再降至29.8%。

拉卡拉表示,疫情反复致使线下消费场景受到防疫措施的物理限制,商户面临供货不畅、销售下滑、营业的不确定性等多重压力,经营受到显著影响,甚至难以持续。报告期内,公司活跃商户 960 万户,同比下降 15%。二季度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一些城市实施封控措施,公司上海总部以及部分分公司采取居家办公,销售人员不能实地拜访客户,一些渠道合作商也出现展业困难。预计今后一段时间内,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和疫情产生的影响,公司的线下业务将持续承压。

对于商户科技服务毛利率等内容,拉卡拉半年报中并未再详细披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